[真凛] 恋爱条约 06


NO.06

入户「Tachibana's」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杀青那晚,凛格外开心,一方面是得到了导演的肯定,真心诚意的那种,而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他自己的认可。

剧组献上花束的时候,在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与同剧组演员的注视下,凛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哭得稀里哗啦,等到真琴来接人的时候,一双红眸附着通红眼眶,两只眼睛就跟兔子似的。

“你啊真是一点没变,从小到大都是个爱哭鬼。”看着副驾驶还在断续吸鼻子的松岡姓小兔子,真琴有些感慨又有些心疼,手一抬摸了摸对方因为头发扎起而露出来的后颈。

“你才爱哭鬼!”凛转过来头瞪他,声音还带着点哭过的鼻音,“而且谁说我小时候就爱哭了,电视上演的又不算。”

真琴失笑,覆在...

[真凛] 恋爱条约 05


NO.05

门刚打开,一个身影伴着“凛凛”的呼唤扑出来。凛见怪不怪地脸色都没变一下,拿没拎东西的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背。

“晚上好,凛。”又从屋里走出一人向他问好,顺便抓起扑在他身上人的衣领提拎到一旁。

“干嘛,我都好久没见凛凛了,多抱一会儿啦。”

“你刚明明说你们前几天还在片场遇到来着,而且,不会进屋再抱吗?”

“那怎么能算?那这样算起来我每天能遇到好多人。”

绕过莫名斗起嘴来的两人,凛自顾自先进了门。

“来了。”房子的主人从厨房探出脑袋,神情冷冷淡淡的。

凛应了声,将作为上门礼的红酒放到餐桌上,踌躇了会儿,也进去了厨房。

“在做什么?我帮你。”

“油煎青花鱼。”

“……”...

[真凛] 恋爱条约 04


NO.04

被包养人喜欢上了金主,是好是坏?大明星松岡凛回答你:当然是好,因为金主是橘真琴。

凛发觉自己喜欢上真琴是在两人包养关系开始之后的大概3个月时候。

从片场回去事务所,经纪人不在身边,助理也被打发去做其他事,只身一人的凛在街对面撞见门口正“纠缠”的两人:他的金主橘真琴以及一个年轻的男孩。

男孩是事务所新签的艺人,长得肤白貌美、身材纤瘦,是当下受小女生喜爱的类型,和高大帅气的真琴站在一起也甚是养眼。

距离有些远,凛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却可以猜到八九分,无非就是那些攀关系讨好为自己铺路的伎俩,走捷径而已,司空见惯了。

自己不也是吗,直接攀上了太子爷这棵大枝头。——因为包养关系...

[真凛] 恋爱条约 03


NO.03

真琴走了,揣着一件自己的白衬衫。凛躲在窗边从十一楼看下去,黑乎乎小小一团慢慢出了小区直到看不见。心口一酸想哭,使劲一吸鼻子忍住了,转身进去卧室,关门声震天响。

第二天的通告是个综艺单元录制,同事务所很多艺人一起,姑且可以算个「Tachibana's」特辑。录制从下午一点开始,约莫要到半夜结束。

晚上六点左右,所有人中场休息,吃饭的吃饭,补眠的补眠。因为节目组场地的限制,除开个别资深的前辈艺人,同事务所年轻一辈的艺人都在同一个乐屋休息。

凛窝在角落的单人沙发,脚边的茶几上摆着只吃了几口的饭菜,没什么胃口也不饿,算算休息时间还有半小时,索性闭上眼睛睡觉,虽然乐屋里闹哄哄的根本睡...

[真凛] 恋爱条约 02


NO.02

如果你问迄今为止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是什么,凛的回答一定是25岁那年。

演艺生涯遇到瓶颈期不可怕,挨一挨、闯一闯,或许付出的努力程度会有所不同,但绝大多数都能顺利挺过去,继续稳步前行,又或者突破以往更上一层楼。

而凛恰恰就不属于那“绝大多数”,他挺不过去。演戏没神采,唱歌没灵魂,上节目没精神,就连最简单的杂志硬照拍摄都有了种敷衍感。

但就当下的娱乐圈来说,这些还真算不上事儿,尤其是在凛长了一张漂亮脸蛋的前提下,电影电视照拍,单曲专辑照出,节目通告照上,一切照旧。

最大的问题其实出在凛自己身上。25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算是一个分水岭的年纪,对于他这种童星出道已经在演艺圈摸爬滚...

[平与] 我的王子殿下 03


NO.03

大合照拍摄完毕,两位部长无事一身轻,悠闲着晃荡在会场。正值与仪在拍单人照,两人借着身高的优势站在人群外围一起盯着看。

镁光灯下,与仪根据拍摄主题随意变换姿势、表情,做了无数遍的事完全驾轻就熟,但只要细看还是能发现他的动作有些许的僵硬和不自然。

“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克服面对镜头时的紧张啊。”朔呷一口助手买来的纸杯咖啡,有感而发着点评了一句。

“无妨。”平门接话,也举高咖啡喝了口,遥望着的目光里满是淡淡的笑意。

“纪一可不止一次跟我抱怨,说跟她一起以最高分从学校毕业的人竟然害怕面对镜头,真是连着她一起觉得羞耻。”

“每个人都有擅长跟不擅长,不影响大局就好。而且,你不觉得很...

[真凛] 恋爱条约 01


NO.01

在自家事务所地下车库碰见自家少东家,完全不稀奇,大大方方上前或问候一声或闲聊几句,出于礼貌还能刷存在感,何乐而不为?

谷沢悠,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自然是这么想的,带的艺人当然也不会拖他后腿。这不,车子还没完全停稳呢就急不可耐地冲了出去,不过看那样子不像去问好的,倒更像去打架。

还穿着演出服的松岡姓大明星踩着马靴噔噔噔几步过来,气势汹汹,出口却是谄媚般的殷情讨好:“晚上好啊,橘少爷。”

“凛?”一只脚已经踏进车厢的真琴一个转身又下来,皱起了眉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今天录到这么晚?”

“做这一行嘛,难免,深更半夜常有的事,都习惯了。”大明星继续优雅假笑,视线不离副驾驶座上的人...

[真凛] 白月光 26(完结)


NO.26

跟随着人流时疾时缓地走过闹市区,两手都拎了东西的真琴和凛在街心公园的喷水池边坐下,开始享用两人迟来的晚餐。

汉堡、薯条、炸鸡块、可乐……一堆的速食外卖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在两人中间,饿极了的凛随手抓过一个牛肉汉堡就大口啃。

“慢点吃,别噎着。”真琴给杯装可乐插上吸管递过去,自己也拿了剩下的汉堡开吃。

猛吸一口可乐终于满足地呼口气,凛这才接话:“中午那家餐厅的菜一点都不好吃,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不是你指名要去的吗?”替他抹掉嘴角的碎末,真琴倒是不解了。

“是奈美那丫头极力推荐,说是约会的好地方,我才去的。”凛一脸悔不当初,低头又啃一口汉堡。

“那下次不去了。”真琴是...

[真凛] 白月光 25


NO.25

店里多了一人一猫。一人是老板的新晋男朋友,俨然已经是另一个老板;一猫是老板捡来的流浪猫,没几天就荣升为店里的吉祥物。

奈美看着两老板挤在一块逗弄吉祥物,那和谐温馨的画面简直就跟一家三口似的,于是默默移开了视线,继续抹桌子。

替老板开心是自然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吃狗粮也是免不掉的,仅无意识放闪就足够吃一顿。哎不说了,该给吉祥物倒猫粮了,不知道它会不会吃撑?

雪糕,也就是吉祥物,听到有口粮倒入碗里的声音,立马翻身而起直奔自己的晚餐而去,看样子是还能吃很多。

“就知道吃吃吃的臭小子。”没猫可lu的铲屎官一号撅起嘴抱怨。

“凛饿吗?晚饭只吃了一点。”铲屎官二号笑看着...

[平与] 我的王子殿下 02


NO.02

早上七点,闹铃准时响起。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与仪窝在被子里浏览一遍手机里经纪人发过来的行程表,闭着眼睛摸索着起床。

“早。”

一声问候传进耳朵,正以梦游状飘下楼梯的与仪倏地睁开眼睛。

“早、早上好,平门先生。”

看着对方几乎同手同脚走下来剩下几节楼梯,正端着杯咖啡优雅慢品的平门翘了翘嘴角,视线又回去今日的早报上,不动声色。

负责饮食的惠子及时送上来一份早餐,又安静退下,偌大的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人。

早餐放在离主位最近的右手边位置,按着平时大家一起用餐的话,那是伊娃的位子。与仪苦着脸在那个位子坐下,小心翼翼瞥过一眼正专心看报的男人,闷头吃早餐。

怎么办怎么办……花砾君不...

©SevenNats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