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凛] 恋爱条约 09


NO.09

我不是。我没有。凛你别瞎想。这三句话是近一周来真琴的心声或者说严重点:悲鸣。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啊呸,梦里喊的名字是遥后,真琴是大大地放下心来,乐颠颠地当天晚上就跑去中午才说了不会再去的凛的公寓。

——然后以失败告终,且再次被赶出家门。

凛对于他的解释好似早就料到一般,没有欣喜没有释怀甚至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句话给作了最后总结:“你只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遥的感情而已。”

察觉?要察觉什么?我对遥能有什么感情?!要有早八百年前就有了!被关在门外的真琴欲哭无泪,他好想冲一门之隔的那人吼:松岡凛你是不是拍戏拍多了想象力这么丰富啊?!

但他不敢更加舍不得。那是...

[真凛] 恋爱条约 08


NO.08

遥拿着笔在纸上写写停停,那认真劲儿比设计今秋新款还认真。然后他把写了洋洋洒洒整一面的纸递给那个从下午开始就窝在自己工作室沙发里的人。

“……有、有这么多?!”真琴震惊了,明明自己洁身自好不管男女关系还是男男关系从不乱搞,从小到大除了在大学时代交过一个校花女朋友,之前之后的时间全都用来追星了——对就是松岡凛那颗星。

“反正你身边对你有所企图的都给你列出来了,不过你事务所的那些明星们我不清楚。”遥边说边抓过一块布开始裁剪。

“可是这不对啊,按你说这些都是对我有企图的,那我对他们又没企图,干嘛在梦里喊他们名字?”真琴不解又茫然。

遥操作着剪刀手不带停顿唰唰唰剪完整块布,眼神都不...

[真凛] 恋爱条约 07


NO.07

一觉睡到自然醒,凛扶着依旧有些酸软的腰迷迷糊糊往外走,打开门听到真琴在客厅打电话,告诉他的经纪人谷沢取消今天的行程。

“不工作你养我啊?”随口吐槽一句,凛趿拉着拖鞋进去浴室。在他对着镜子上下左右检查脖子上有没有明显印迹的时候,真琴也进来了。

凛一边刷牙一边通过镜子打量身后的人:墨绿色修身九分裤,米白色V领短袖T,头发自然垂顺,没戴眼镜。不是一贯的西装衬衫精英装扮,更显青春时尚。

自己的眼光真好,不管是搭配的衣服还是穿着的人。凛在心里默默夸自己,弯下腰吐出漱口水,再起身时身后已没了人,紧接着外面传来关门声。

拿着牙刷的手顿住,凛盯着镜子里有些茫然的自己,掀起还沾着牙膏沫的嘴...

[真凛] 恋爱条约 06


NO.06

入户「Tachibana's」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杀青那晚,凛格外开心,一方面是得到了导演的肯定,真心诚意的那种,而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他自己的认可。

剧组献上花束的时候,在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与同剧组演员的注视下,凛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哭得稀里哗啦,等到真琴来接人的时候,一双红眸附着通红眼眶,两只眼睛就跟兔子似的。

“你啊真是一点没变,从小到大都是个爱哭鬼。”看着副驾驶还在断续吸鼻子的松岡姓小兔子,真琴有些感慨又有些心疼,手一抬摸了摸对方因为头发扎起而露出来的后颈。

“你才爱哭鬼!”凛转过来头瞪他,声音还带着点哭过的鼻音,“而且谁说我小时候就爱哭了,电视上演的又不算。”

真琴失笑,覆在...

[真凛] 恋爱条约 05


NO.05

门刚打开,一个身影伴着“凛凛”的呼唤扑出来。凛见怪不怪地脸色都没变一下,拿没拎东西的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背。

“晚上好,凛。”又从屋里走出一人向他问好,顺便抓起扑在他身上人的衣领提拎到一旁。

“干嘛,我都好久没见凛凛了,多抱一会儿啦。”

“你刚明明说你们前几天还在片场遇到来着,而且,不会进屋再抱吗?”

“那怎么能算?那这样算起来我每天能遇到好多人。”

绕过莫名斗起嘴来的两人,凛自顾自先进了门。

“来了。”房子的主人从厨房探出脑袋,神情冷冷淡淡的。

凛应了声,将作为上门礼的红酒放到餐桌上,踌躇了会儿,也进去了厨房。

“在做什么?我帮你。”

“油煎青花鱼。”

“……”...

[真凛] 恋爱条约 04


NO.04

被包养人喜欢上了金主,是好是坏?大明星松岡凛回答你:当然是好,因为金主是橘真琴。

凛发觉自己喜欢上真琴是在两人包养关系开始之后的大概3个月时候。

从片场回去事务所,经纪人不在身边,助理也被打发去做其他事,只身一人的凛在街对面撞见门口正“纠缠”的两人:他的金主橘真琴以及一个年轻的男孩。

男孩是事务所新签的艺人,长得肤白貌美、身材纤瘦,是当下受小女生喜爱的类型,和高大帅气的真琴站在一起也甚是养眼。

距离有些远,凛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却可以猜到八九分,无非就是那些攀关系讨好为自己铺路的伎俩,走捷径而已,司空见惯了。

自己不也是吗,直接攀上了太子爷这棵大枝头。——因为包养关系...

[真凛] 恋爱条约 03


NO.03

真琴走了,揣着一件自己的白衬衫。凛躲在窗边从十一楼看下去,黑乎乎小小一团慢慢出了小区直到看不见。心口一酸想哭,使劲一吸鼻子忍住了,转身进去卧室,关门声震天响。

第二天的通告是个综艺单元录制,同事务所很多艺人一起,姑且可以算个「Tachibana's」特辑。录制从下午一点开始,约莫要到半夜结束。

晚上六点左右,所有人中场休息,吃饭的吃饭,补眠的补眠。因为节目组场地的限制,除开个别资深的前辈艺人,同事务所年轻一辈的艺人都在同一个乐屋休息。

凛窝在角落的单人沙发,脚边的茶几上摆着只吃了几口的饭菜,没什么胃口也不饿,算算休息时间还有半小时,索性闭上眼睛睡觉,虽然乐屋里闹哄哄的根本睡...

[真凛] 恋爱条约 02


NO.02

如果你问迄今为止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是什么,凛的回答一定是25岁那年。

演艺生涯遇到瓶颈期不可怕,挨一挨、闯一闯,或许付出的努力程度会有所不同,但绝大多数都能顺利挺过去,继续稳步前行,又或者突破以往更上一层楼。

而凛恰恰就不属于那“绝大多数”,他挺不过去。演戏没神采,唱歌没灵魂,上节目没精神,就连最简单的杂志硬照拍摄都有了种敷衍感。

但就当下的娱乐圈来说,这些还真算不上事儿,尤其是在凛长了一张漂亮脸蛋的前提下,电影电视照拍,单曲专辑照出,节目通告照上,一切照旧。

最大的问题其实出在凛自己身上。25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算是一个分水岭的年纪,对于他这种童星出道已经在演艺圈摸爬滚...

[平与] 我的王子殿下 03


NO.03

大合照拍摄完毕,两位部长无事一身轻,悠闲着晃荡在会场。正值与仪在拍单人照,两人借着身高的优势站在人群外围一起盯着看。

镁光灯下,与仪根据拍摄主题随意变换姿势、表情,做了无数遍的事完全驾轻就熟,但只要细看还是能发现他的动作有些许的僵硬和不自然。

“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克服面对镜头时的紧张啊。”朔呷一口助手买来的纸杯咖啡,有感而发着点评了一句。

“无妨。”平门接话,也举高咖啡喝了口,遥望着的目光里满是淡淡的笑意。

“纪一可不止一次跟我抱怨,说跟她一起以最高分从学校毕业的人竟然害怕面对镜头,真是连着她一起觉得羞耻。”

“每个人都有擅长跟不擅长,不影响大局就好。而且,你不觉得很...

[真凛] 恋爱条约 01


NO.01

在自家事务所地下车库碰见自家少东家,完全不稀奇,大大方方上前或问候一声或闲聊几句,出于礼貌还能刷存在感,何乐而不为?

谷沢悠,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自然是这么想的,带的艺人当然也不会拖他后腿。这不,车子还没完全停稳呢就急不可耐地冲了出去,不过看那样子不像去问好的,倒更像去打架。

还穿着演出服的松岡姓大明星踩着马靴噔噔噔几步过来,气势汹汹,出口却是谄媚般的殷情讨好:“晚上好啊,橘少爷。”

“凛?”一只脚已经踏进车厢的真琴一个转身又下来,皱起了眉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今天录到这么晚?”

“做这一行嘛,难免,深更半夜常有的事,都习惯了。”大明星继续优雅假笑,视线不离副驾驶座上的人...

©SevenNats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