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凛] 恋爱条约 14


NO.14

悠然转醒,上午已过半。真琴将手机丢回床头柜,小心翼翼地重新搂紧了怀里还在沉睡的人。准予留宿外加同床共枕且安心舒适睡到自然醒,有多久没有享受过的待遇了?美妙得简直有点不真实。

“唔,别吵,困……”凛嘟嘟囔囔,手臂一推抱着自己的人,卷着被子翻了个身。

这下真琴不乐意了,握住对方的肩膀半哄半劝着又将其掰过来与自己面对面,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凑过去要讨个早安吻。

“不要,没刷牙。”凛嫌弃着躲开。

“我不介意。”真琴继续凑近。

“我介意你。”

“哦……”

真琴有些委屈地乖乖退开去,想着要不赶紧去刷个牙,嘴巴突然被亲了下。

“睡觉。”偷袭成功的某大明星裹紧被子装没事发生,下一秒...

[真凛] 恋爱条约 13


NO.13

拍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一群在镜头下讨生活的人,完全驾轻就熟。

凛拍完一组照片照例被造型师拉去补妆,视线从挥舞的粉扑间眺望出去,没见到那个人,倒是见到很多偷摸着打量他的人。

恋情公开效应。他懂,不过不在意,也不想理会。事务所内部或者说同僚之间对这件事的反应跟外界媒体或者粉丝其实是一样的,不外乎就是支持、中立、反对以及看笑话。

但是那些个人不在以上几个选项内,即使距离隔得远,凛也能清楚地从他们的眼中读到他们的情绪:羡慕嫉妒恨,谁让跟他公开恋情的另一半不是普通人呢。

不是普通人的另一半拿着份文件边走边看从门口进来,身后跟着穿着职套踩着高跟鞋的精干女秘书。埋首于文件的人突然抬...

[真凛] 恋爱条约 12


NO.12

一个急刹,车子停在路中央。

伴着电台里开始介绍两位恋爱主角的背景音,凛凉凉地开口:“要么停到路边去,要么继续上路。”

真琴瞄一眼对方看不出情绪的脸色,选择继续上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不知道我爸会这样做。凛你、别生气……”

“所以你跟社长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说我不喜欢武田那个人,和他传绯闻对你没好处,出于保护自家艺人的角度,事务所应该……”

“说重点。”

“……我跟我爸说我喜欢你。”

尾音逐渐低落隐没,真琴有点不敢去看对方的反应,绷直了脸专心开车,却不知身旁人脸上悄然泛起了红晕。

这不就等同于向家里人公开了吗?凛抬手捂住自己的两边脸颊,脑海里不知怎么的...

[真凛] 恋爱条约 11


NO.11

谷沢神色匆匆跑进来休息室的时候,凛正坐在沙发上翻阅节目流程,似鸟在一旁整理东西。

“你被拍到和武田太一一同进出酒店了。”将一沓报纸杂志放到茶几上,谷沢坐到对面沙发。

“谁?”凛蹙眉,放下流程表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开。

“武田太一,你那部正黄金档播出的医疗剧的倒数第二集的出演者。”

“倒数第二集?那不就是昨晚?”兼职自家大明星小粉丝的似鸟插话进来。

“对,昨晚剧刚播完新闻就出来了。”

“……故意的?”凛迟疑着问了句,眼睛盯着杂志上的照片试图从脑海里搜索出那人。

“简直有备而来,忙了一上午,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怎么都压不下去。”

“可是这些照片……同剧组演员一同进出...

[真凛] 恋爱条约 10


NO.10

凛觉得自己也挺奇怪的,以前跟真琴腻歪在一块儿时、没挑明他跟遥的“关系”前,心里那口气是一直憋着、忍着,其实难过得要死但面上不会表现分毫。

而现在“撕破脸”了更甚至和真琴断了关系了,刺还是那根刺依旧卡在喉,却不会再憋着忍着,不高兴不开心大大方方摆在脸上,就是要给那个人看到。

然后……

让那个人来哄。

有那么点点恃宠而骄的意味,凛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了。有些羞耻,但挺享受。

放在车架上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遥。真琴略显慌张地看一眼副驾驶的人,果然对方的脸肉眼可见地黑下来,还夹带着一丢丢嘲讽。

“接啊,还是要我回避一下?”

“不是不是!”

是真的生怕他打开

[真凛] 恋爱条约 09


NO.09

我不是。我没有。凛你别瞎想。这三句话是近一周来真琴的心声或者说严重点:悲鸣。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啊呸,梦里喊的名字是遥后,真琴是大大地放下心来,乐颠颠地当天晚上就跑去中午才说了不会再去的凛的公寓。

——然后以失败告终,且再次被赶出家门。

凛对于他的解释好似早就料到一般,没有欣喜没有释怀甚至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句话给作了最后总结:“你只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遥的感情而已。”

察觉?要察觉什么?我对遥能有什么感情?!要有早八百年前就有了!被关在门外的真琴欲哭无泪,他好想冲一门之隔的那人吼:松岡凛你是不是拍戏拍多了想象力这么丰富啊?!

但他不敢更加舍不得。那是...

[真凛] 恋爱条约 08


NO.08

遥拿着笔在纸上写写停停,那认真劲儿比设计今秋新款还认真。然后他把写了洋洋洒洒整一面的纸递给那个从下午开始就窝在自己工作室沙发里的人。

“……有、有这么多?!”真琴震惊了,明明自己洁身自好不管男女关系还是男男关系从不乱搞,从小到大除了在大学时代交过一个校花女朋友,之前之后的时间全都用来追星了——对就是松岡凛那颗星。

“反正你身边对你有所企图的都给你列出来了,不过你事务所的那些明星们我不清楚。”遥边说边抓过一块布开始裁剪。

“可是这不对啊,按你说这些都是对我有企图的,那我对他们又没企图,干嘛在梦里喊他们名字?”真琴不解又茫然。

遥操作着剪刀手不带停顿唰唰唰剪完整块布,眼神都不...

[真凛] 恋爱条约 07


NO.07

一觉睡到自然醒,凛扶着依旧有些酸软的腰迷迷糊糊往外走,打开门听到真琴在客厅打电话,告诉他的经纪人谷沢取消今天的行程。

“不工作你养我啊?”随口吐槽一句,凛趿拉着拖鞋进去浴室。在他对着镜子上下左右检查脖子上有没有明显印迹的时候,真琴也进来了。

凛一边刷牙一边通过镜子打量身后的人:墨绿色修身九分裤,米白色V领短袖T,头发自然垂顺,没戴眼镜。不是一贯的西装衬衫精英装扮,更显青春时尚。

自己的眼光真好,不管是搭配的衣服还是穿着的人。凛在心里默默夸自己,弯下腰吐出漱口水,再起身时身后已没了人,紧接着外面传来关门声。

拿着牙刷的手顿住,凛盯着镜子里有些茫然的自己,掀起还沾着牙膏沫的嘴...

[真凛] 恋爱条约 06


NO.06

入户「Tachibana's」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杀青那晚,凛格外开心,一方面是得到了导演的肯定,真心诚意的那种,而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他自己的认可。

剧组献上花束的时候,在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与同剧组演员的注视下,凛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哭得稀里哗啦,等到真琴来接人的时候,一双红眸附着通红眼眶,两只眼睛就跟兔子似的。

“你啊真是一点没变,从小到大都是个爱哭鬼。”看着副驾驶还在断续吸鼻子的松岡姓小兔子,真琴有些感慨又有些心疼,手一抬摸了摸对方因为头发扎起而露出来的后颈。

“你才爱哭鬼!”凛转过来头瞪他,声音还带着点哭过的鼻音,“而且谁说我小时候就爱哭了,电视上演的又不算。”

真琴失笑,覆在...

[真凛] 恋爱条约 05


NO.05

门刚打开,一个身影伴着“凛凛”的呼唤扑出来。凛见怪不怪地脸色都没变一下,拿没拎东西的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背。

“晚上好,凛。”又从屋里走出一人向他问好,顺便抓起扑在他身上人的衣领提拎到一旁。

“干嘛,我都好久没见凛凛了,多抱一会儿啦。”

“你刚明明说你们前几天还在片场遇到来着,而且,不会进屋再抱吗?”

“那怎么能算?那这样算起来我每天能遇到好多人。”

绕过莫名斗起嘴来的两人,凛自顾自先进了门。

“来了。”房子的主人从厨房探出脑袋,神情冷冷淡淡的。

凛应了声,将作为上门礼的红酒放到餐桌上,踌躇了会儿,也进去了厨房。

“在做什么?我帮你。”

“油煎青花鱼。”

“……”...

©SevenNats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