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与] 我的王子殿下 03


NO.03

大合照拍摄完毕,两位部长无事一身轻,悠闲着晃荡在会场。正值与仪在拍单人照,两人借着身高的优势站在人群外围一起盯着看。

镁光灯下,与仪根据拍摄主题随意变换姿势、表情,做了无数遍的事完全驾轻就熟,但只要细看还是能发现他的动作有些许的僵硬和不自然。

“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克服面对镜头时的紧张啊。”朔呷一口助手买来的纸杯咖啡,有感而发着点评了一句。

“无妨。”平门接话,也举高咖啡喝了口,遥望着的目光里满是淡淡的笑意。

“纪一可不止一次跟我抱怨,说跟她一起以最高分从学校毕业的人竟然害怕面对镜头,真是连着她一起觉得羞耻。”

“每个人都有擅长跟不擅长,不影响大局就好。而且,你不觉得很...

[真凛] 恋爱条约 01


NO.01

在自家事务所地下车库碰见自家少东家,完全不稀奇,大大方方上前或问候一声或闲聊几句,出于礼貌还能刷存在感,何乐而不为?

谷沢悠,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自然是这么想的,带的艺人当然也不会拖他后腿。这不,车子还没完全停稳呢就急不可耐地冲了出去,不过看那样子不像去问好的,倒更像去打架。

还穿着演出服的松岡姓大明星踩着马靴噔噔噔几步过来,气势汹汹,出口却是谄媚般的殷情讨好:“晚上好啊,橘少爷。”

“凛?”一只脚已经踏进车厢的真琴一个转身又下来,皱起了眉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今天录到这么晚?”

“做这一行嘛,难免,深更半夜常有的事,都习惯了。”大明星继续优雅假笑,视线不离副驾驶座上的人...

[真凛] 白月光 26(完结)


NO.26

跟随着人流时疾时缓地走过闹市区,两手都拎了东西的真琴和凛在街心公园的喷水池边坐下,开始享用两人迟来的晚餐。

汉堡、薯条、炸鸡块、可乐……一堆的速食外卖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在两人中间,饿极了的凛随手抓过一个牛肉汉堡就大口啃。

“慢点吃,别噎着。”真琴给杯装可乐插上吸管递过去,自己也拿了剩下的汉堡开吃。

猛吸一口可乐终于满足地呼口气,凛这才接话:“中午那家餐厅的菜一点都不好吃,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不是你指名要去的吗?”替他抹掉嘴角的碎末,真琴倒是不解了。

“是奈美那丫头极力推荐,说是约会的好地方,我才去的。”凛一脸悔不当初,低头又啃一口汉堡。

“那下次不去了。”真琴是...

[真凛] 白月光 25


NO.25

店里多了一人一猫。一人是老板的新晋男朋友,俨然已经是另一个老板;一猫是老板捡来的流浪猫,没几天就荣升为店里的吉祥物。

奈美看着两老板挤在一块逗弄吉祥物,那和谐温馨的画面简直就跟一家三口似的,于是默默移开了视线,继续抹桌子。

替老板开心是自然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吃狗粮也是免不掉的,仅无意识放闪就足够吃一顿。哎不说了,该给吉祥物倒猫粮了,不知道它会不会吃撑?

雪糕,也就是吉祥物,听到有口粮倒入碗里的声音,立马翻身而起直奔自己的晚餐而去,看样子是还能吃很多。

“就知道吃吃吃的臭小子。”没猫可lu的铲屎官一号撅起嘴抱怨。

“凛饿吗?晚饭只吃了一点。”铲屎官二号笑看着...

[平与] 我的王子殿下 02


NO.02

早上七点,闹铃准时响起。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与仪窝在被子里浏览一遍手机里经纪人发过来的行程表,闭着眼睛摸索着起床。

“早。”

一声问候传进耳朵,正以梦游状飘下楼梯的与仪倏地睁开眼睛。

“早、早上好,平门先生。”

看着对方几乎同手同脚走下来剩下几节楼梯,正端着杯咖啡优雅慢品的平门翘了翘嘴角,视线又回去今日的早报上,不动声色。

负责饮食的惠子及时送上来一份早餐,又安静退下,偌大的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人。

早餐放在离主位最近的右手边位置,按着平时大家一起用餐的话,那是伊娃的位子。与仪苦着脸在那个位子坐下,小心翼翼瞥过一眼正专心看报的男人,闷头吃早餐。

怎么办怎么办……花砾君不...

[真凛] 白月光 24


NO.24

两人都忍不住笑了,互看着对方的大红脸。最开始的震惊与喜悦过去,便余下心底深处温情暖意的流淌。

凛靠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腰,小孩子般鼓着嘴蹭了蹭肩窝:“先声明哦,我没有吃醋更没有生气。我才没那么小家子气呢。”

“嗯,我家凛最大方了。”真琴哄小孩子般附和,顺手撩起他脖子上的毛巾帮忙擦拭头发,“不过我是真的觉得对不起你,榆木脑袋不开窍害你苦等。”

凛重重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脑袋被按停住继续擦头发。

“也对不起遥……”真琴顿了下,表情有那么些不堪回首,“自说自话决定喜欢他,又自说自话提出分手。我想遥一定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才没有揍我一顿。”

凛还是点头表示赞同,却眼...

[真凛] 白月光 23


NO.23

真琴低头打量身上的凛的睡衣,总觉得有些眼熟,似乎自己也有这么一套,还是和凛一起买的,同色同款,后来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再也没找到过。

突然有那么些小忧伤。现时现日,这可是情侣睡衣,意义不一样的。他当即决定回去以后再去翻箱倒柜找一遍。

不过这睡衣穿着刚刚好,按理说凛的尺寸自己穿会有些小。动作跟上思维,真琴掀起睡衣下摆随意一瞅,还真是他的尺码。

所以这其实就是自己的那套睡衣吧?凛当初搬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塞自己箱子里了?

等等,这么想起来,好像有挺多东西自从凛搬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找到过,比如说……

真琴随便探头往床尾处的小方桌上一望,压在几本书下面的一对白色陶瓷杯印入...

[真凛] 白月光 22


NO.22

渚挥着拖把舞剑一般在拖地,大刀阔斧地往门口方向一戳,视线内出现两双脚。

“不好意思已经关门了,请……”抬起头,渚愣住一秒,马上捂着眼睛惊跳开去,“哇啊好闪好闪好闪……”

真琴失笑:“渚,你太夸张了。”

遥和怜闻声从厨房跑出来,刚好看到凛红着脸把自己的手从真琴手里抽出来。

“谢、谢啦,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你们快回去吧。”凛抢过渚手里的拖把,开始赶人。

“对啊,今天麻烦你们了。”随手将公文包往旁边桌子上一放,真琴脱了西装外套又捋起衬衫袖子,接过遥和怜手里攥着的抹布。

顿时两手空空的帮忙三人组不得不退居一旁,然后看着他们俩“你拖地来我搬椅,我擦桌来你抹窗”,还...

[真凛] 白月光 21


NO.21

九点不到,还早,遥他们应该还在凛店里,去了还赶得上聚餐,给他们一个惊喜。

如此想着的真琴将车停在附近的地下车库,熄火,拎包下车,心情愉悦。将近半个月,终于忙完了新的策划案,可以松口气了。

当然最重要的事:告白。

愉悦的心情蓦地掺杂进来些紧张,真琴整了整领带提前给自己打气:时间地点表白词都想好了,没问题的,一定成功。

哒哒哒哒……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在宽广空旷的停车场回绕,听着有些瘆人。真琴脚步一顿,将公文包抱至胸前。没办法,怕鬼这种事跟年龄和性别没关系。

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真琴眼睛盯着入口方向,脚却自发地往墙边走。一道黑影擦着他肩膀闪过带起一阵风,...

[真凛] 白月光 20


NO.20

遥想,凛如果是只兔子,此时此刻肯定是噌得一下竖起了长耳朵。高度紧张,又听得仔细。

“什么什么小真有喜欢的人,是谁是谁?”

“渚君,你别这么激动,不是早就知道吗?”

怜挡开渚拿着叉子挥舞的手,然后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是知道,但不知道是谁啊?那可是打败小遥的人,一定非常厉害。”

“的确非常厉害。”

顺着渚的话附和一句,遥静看凛的反应,果然对方一双跟兔子同色的红眸瞬间暗淡下来。

“……是吗?是谁?”凛假装自己问得很随意,并不很在意。

遥没做声,端过咖啡自顾饮起来。也伸长了脖子等听答案的渚不由失望:“不开心,还以为小遥会知道呢。”

凛跟着失望...

©SevenNatsu / Powered by LOFTER